博客年龄:8年7个月
访问:?
文章:485篇

个人描述

QQ:327954416

刘植荣:在巴黎买奢侈品的故事

标签: LV  奢侈品 
2012-12-15 16:25 阅读(?)评论(0)

在巴黎买奢侈品的故事

作者:刘植荣

【编者按】“小姑娘,你的护照借我,我给你10欧元!”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,中国留学生小袁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遭遇了这样的尴尬一幕: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拉住小袁,想用其护照再去某奢侈品专卖店再购买一只皮包。

近年来欧洲部分奢侈品店对“疯狂”中国买家的购买数量进行了限制,一本护照限购一件商品。作者刘植荣在巴黎曾有过一次购买LV包的经历,颇有意思,特记录如下——

替香港人买LV包得到10%的劳务费

每当我看到有人拿着“路易威登”(Louis Vuitton)的包,安娜美丽的身影就浮现在我眼前。

十多年前在巴黎留学时,我和安娜住在同一所大学公寓的同一层,我和她住斜对门。她有典型的法国女郎的丰腴,但脸看上去也很有骨感。碧蓝的眼睛好像一潭春水,既迷人又有几分神秘。她话不多,也很少笑,显得有些忧郁,但要是有幸见到她的笑,倒也让人感到像吃了蜜一样的甜呢。

同楼层的人经常在周末的晚上在楼道聚会,每个人带点吃的、喝的什么的,大家就坐在地板上,边吃、边喝、边聊。每次聚会后,总会有几个法国学生拿来大麻吸,安娜也和那几个人一起吸。开始我对她的印象并不好,心想:这么好端端的女孩子怎么吸毒!时间长了彼此就熟悉了,原来她的家庭很不幸,父亲是个医生,自杀了,母亲精神病住院,她还有个弟弟,她每星期要到精神病院去两次,陪伴母亲,还要完成学业,照顾弟弟,真是够苦的。也许是家庭和学习压力太大了,她经常头痛,有时敲我的门,让我帮她到药店去买止痛药。由此,我开始同情她了,感觉她还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。

一个星期五的晚上,从香港旅居法国的徐先生给我打来电话,问我星期六上午有时间吗,给他帮个忙。我问是什么事情,他说要回香港,想买些包带回去送亲友。“路易威登”专卖店规定为防止一些外国人替他人代购的倒包行为,每个顾客只能买三件,想让我帮他买。我一听,就爽快地答应了。最后,徐先生补充说,不白买的,按货款的10%给劳务费。我倒不在乎劳务费,主要是给朋友帮忙!

买三个皮包花了12000法郎

我乘地铁在约定的车站和徐先生见了面。他开车来的,等我上了他的车,见里面还有两个年轻人,我想他们肯定也是来帮忙买包的。他拉我们到了Montaigne大街,在一个比较安静的路边停了下来,告诉我们专卖店就在前面。在车上,徐先生拿出一个箱包的产品目录给我和那两个陌生人看,指着目录上的箱包图案,依次告诉我们要买什么样子的,并一再叮咛我们不要同时进店,要前后错开;进店后,一定不要直接买,要转转,看看,然后再按照选定的箱包买,这样店员就不会怀疑了。徐先生递给我一个信封,说里面有15000法郎。

下车走了七八十米的样子,来到了该大街22号的“路易威登”专卖店。一进店门,就有一位40多岁的女人热情地迎了上来,引导我购包。她开始和我讲日语,见我讲法语,便又用法语给我介绍产品。我心里直打鼓,感觉自己是在搞特工,总怕露了馅。我装模作样地望着柜台上那些琳琅满目的产品,看看这,看看那,然后就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。店员把这三个包仔细包好后带我到收银台,收款员先把我的护照号码输入到计算机,然后收了款,好像是12000法郎的样子,再填写退税单。等导购把我送出了店门口,我咚咚直跳的心才平稳下来。

我好像离开了敌占区似的,快步来到徐先生的车前,他像迎接凯旋的将士一样,高兴地打开车门,让我进去。验了货后付给我1200法郎的报酬。

香港人让我找人再去替他买皮包

回到公寓,感到一上午很有收获的,心里挺高兴:一是上午出去溜达了一会儿就赚了1200法郎,合2000多元人民币呢,可以让我去英国玩一趟了。再有,让我开了眼界,第一次见这样的商店,别的商店希望顾客多买,而这个商店一个顾客最多买三件。他们产品的价格件件不菲,一个人造革的皮包就几千法郎,有个多功能旅行箱,即可以放衣物,也可以拉出一个写字台,其价格相于一辆高级轿车呢!

“路易威登”是1854年在巴黎创立的箱包制造商,以上乘的材料、精湛的手工工艺、质朴的造型、传统的韵味使自己一直保持在世界著名品牌的行列。他们的经营理念是:限量生产,保证质量,决不粗制滥造。物以稀为贵,数量少了,价格自然就高了。

第二天,我早晨起来正在浴室洗澡,安娜进来叫我,说是有我的电话。法国的学生公寓男女同楼,同厕,同浴室,我那层的浴室有两个淋浴喷头,男生女生就在一起洗澡,中间只用塑料布隔开。开始我不习惯,后来也就自然了,边洗边和旁边的美女聊天,忘了带香皂什么的,抬手就可以从她那里取来,倒也惬意,这么长时间,也没发现谁去把那块塑料布捅开。

我急忙披上浴衣去接电话,原来又是徐先生打来的,让我帮他找个学生,再去帮他买包。我当时觉得很好奇,怎么买包还买上瘾了?这么贵的包怎么买这么多?我开始有些怀疑,是不是搞走私呀?我听说有人在法国买一些商品,贿赂航空公司的人,让他们帮助把这些东西带回去,就逃掉了关税。一想到出去溜达一圈,就能拿1000多法郎回来,倒也觉得很开心的,即便是走私,那也是他的事情,拿钱购物也不犯法。

放下电话,我回房间换好衣服,就去敲安娜的门,动员她去买包,觉得她生活也很艰苦的,挣点外快也可以填补一下生活支出。

到了她房间,我和她说起这事儿,她就是不理解,甚至不知道“路易威登”这个高贵的品牌。好说歹说,终于做通了她的工作,我便又按照约定,带她去买包。

诚实的奖章挂在了安娜胸前

一切和前一天一样,这次只不过换了个专卖店,看来徐先生也是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。我们乘地铁到了约定的车站,徐先生的车就停在离出站口不远的地方。这里是巴黎Champs-Élysées大街,该大街的101号也有个“路易威登”的专卖店。在车上,徐先生向安娜交代好买什么包,然后把装钱的信封给她。她犹犹豫豫地走向专卖店门口,见她进去没两分钟,就两手空空地出来了。我们疑惑不解,以为她忘记要买什么包了。她进入车内说:“对不起,我不能买,我有个同学是里面的店员。”我一听,觉得那是件好事呀:“那好呀,你可以通融一下你同学,让她多卖给你几件呀!”“不行,她知道我没有钱买这么贵的包的。”我们一再鼓励她去买,最后,她为难地说:“那我再试试去。”

她拖着沉重的步子朝商店移动着,犹如走向深渊。我们心里默默地为她壮胆。这次比第一次更糟,她还没进店门就转头回来了。我问她:“又怎么了?怎么还没进去就回来了?”她面带愁容地说:“我实在没有勇气进去,我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。我是个穷学生,根本买不起这么贵的包,让我说谎,我实在做不到。真是对不起,我帮不了你们。”在车上,徐先生显得很无奈,用汉语直说法国人是直肠子,死脑筋,不开窍。我随便附和了几句,就和她下车,乘地铁回公寓。

在车上,她看上去很窘。她善良纯洁的心灵映照着我,我感到脸上热辣辣的。好像我们两个在角斗,我败了,她胜了,诚实的奖章挂在了她胸前。 

分享到:
  最后修改于 2012-12-16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该日志已被搜狐首页录用:http://www.sohu.com/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